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实作教学与答疑 >> 实作教学 >>
实作教学

20231015--2023实作教学与答疑-2023答疑和实作

浏览31744次 日期:2023/10/11 15:50:27

20231015-2023答疑和实作

提问1
大面积肾积水,医院要求切除右肾;
尊敬的张钊汉医师,我是大陆原始点践行者,做原始点已经有十年之久,我们孩子在怀孕的时候,彩超检查大面积肾积水,医院要求流产;
我们孩子出生的时候昏迷,医院要求住重症监护室,我没有同意,自己温敷后,然后刺激他身体就醒了,第二天我们就出院了。
后面孩子肚子比一般孩子大,体能生活、都一切正常,没有什么不舒服的症状,就是肚子大;今年上一年级,老师不让上体育,家人朋友都劝我们去医院检查,昨天去医院检查,我妻子就不停流眼泪;医生说孩子的肾积水严重,右肾已经没有用了,需要切除右肾,我们想去见您。

Luna: 这个是写信来基金会,请问张医师要怎么样处理?请老师答疑;

张医师:这个患者-小孩子,如果一开始就从果治病,去切除,这是属于破坏性的治疗;
以原始点的角度,非到不得以,是不做这样的考虑;
那一开始,原始点是比较强调,不要用侵入性的;也就是从因治病是最安全的,也是最保守的;
那面对这样的患者,如果说他已经肾积水,那肚子也大;从重病的角度来分析,他应该算是险象在命危之间;
但是,我观察他的体力还不错,所以应该还可以治疗;
那原始点应该怎么来处理这样的患者?
第一个就是大面积涂姜粉泥;

怎么大面积呢?
就是在他的肚子,还有背部;然后大面积,就是用我们最近教的,那手一定要贴紧背部,然后稍微往下按,往前推;然后如此推到干掉,干掉之后再来涂一次;如此三次之后,那热源就可以渗透进去;
那这样对患者,既起到有按推的效果,又有让热源进去,然后再来配合按推;我相信对患者而言,应该会有改善;

那什么情况才要考虑从果治病呢?
也就是当你外热源这样使用,然后再来配合内热源;
就是现在基金会都鼓励大家服用姜粉泥;那姜粉泥每天以小孩子差不多25克左右,分成三次;这样来喝,我相信量是够的;
那内外热源都有兼顾到,又有按推配合,然后再要求孩子锻炼体力;经过如此努力下,我相信一段时间会改善;

也就是当你处理经过3-6个月,完全都没改善的情况下;尤其6个月了,都还没有改善,我们再来评估,是否要从果处理;

那从果处理,是不是一劳永逸?
这个再仔细评估
以目前的阶段,我不认为一开始就要从果治病,我对这个孩子的建议是这样;
Luna:谢谢老师的答疑;

提问2:手部肿瘤
Luna:影片里面,关于她姜粉止血;但是涂的很厚的姜粉,他一直在出血,看她也包裹起来,撒了很多的姜粉;
按推的视频也在里面;那请老师先看她操作的视频;再请老师来答疑。

张医师:这个患者,第一个要先看她整体;
因为我看到的都是局部,就是手的部分,这个怕这样会影响整体的诊断;
第一个原始点的诊断,到重病,第一个要看患者到底脸色怎么样啊?形体怎么样啊?是不是很瘦啊?行动有没有很已经影响到了?还有饮食方面?然后能吃的下吗?
这些都没有资料;然后只有就局部来回答,这样会怕以偏概全;
所以第一个我们假设,她会流那么多血;也许现在来看,她已经面无光泽,不像一般人,甚至脸色苍白;甚至体力也不好,都不想动了,整天窝在家里,是不是这样的情况下?
所以这些我都不知道,我只是看她这样患者局部,我来推测,然后她流的血又那么多;所以照理讲,这些我刚刚考虑的都又可能;

如果说已经体力很虚的话,这个怎么处理呢?
第一要加强内热源的补充,因为她一直不断的在流血,你一定要喝姜粉泥;

那热源的补充,一定要能吸收进去;所以这个就关系到,患者有没有在运动?
这些补充的进去,那热源够了,她就能修复;
而不是像我们影片看到的,就是局部一直,姜粉泥在止她的血;
原始点不用止血,因为它会流出来,就代表她还是有血;但如果流不出来,她身体也会去调控;血不够的化,她就不会流那么多;

那什么情况下,才能判定说这个患者可能不能再这样处理?
比如说,你从因处理,以我们看到她局部那么大,那个稍微要按推;
但是我看刚刚那个按推,好像也没有动到,她就在流血;
照理,我们按推的作用就是找到痛点,周围患处;而不是去按那个肿瘤,这么大的部分;是在它的根部找;
如果你怕它出血的化,她肿瘤会长得更快;因为它不通的化,反而会长得很快;
像这种患者,我也见过;所以一定要让它流血,流血不要怕;但是你要问,你补充的够没有?就是热能,你补充的够吗?
如果补充不够,那很可能就会恶性循环;在流的过程中,她体力就会越来越虚,甚至会有疲惫,然后不想动;然后再严重一点,甚至你帮他处理的过程中,还会有其他症状,比如胸闷,甚至呼吸困难,那就影响到整个循环;
所以这些,我都没有资料;所以我只能就这个患者,来评估;
如果有,那你就赶快用原始点,还是要把他处这些症状改善;
那至于患处的部分,你只要在它周围找出痛点,然后按;然后按了,因为它会加强局部的循环,所以该流出的血就让它流;
也就是流出血液也好,或组织液也好,那患者只要有热能够,他自己身体就要去调控,就会止血,而不是姜粉有止血功能;

姜粉怎么会止血?
所以,这样的看哪里流血,就撒姜粉在上面,那是不可取的;
然后再来,我看她又有包裹,就是用纱布包裹;

其实这些伤口,都应该要干爽透气,这些在重病处理都不断的强调;
这样包裹,对修复也会有伤害;
所以,这样的处理,我认为很多地方都需要改进;

如果患者身体已经很虚的化,应该是以补充热源为主;
还有敷姜粉泥,是涂周围
而不是撒在伤口上,把伤口堵住,这些都不对的;
涂周围的姜粉泥,然后配合稍微的按推;因为你一定要稍微按推,按推热源才能够渗透进去,才能修复体伤
你只是摸来摸去推揉的化,它热源进不去,就很难谈得上,热源能够渗透进去,来修复体伤;你即便涂了,不配合按,热源渗透不进去,那个也是没用;

所以我现在涂姜粉泥,为什么要三遍?
就是你在涂的过程中,一定要稍微用一点力量;而且是巧劲,不要用蛮力,蛮力患者会很痛;稍微有一点点力,然后患者又能够承受,绝对不要让患者感觉特别痛;
然后也不要认为我说的,流血是好的;因为肿瘤要消,一定要流血;那你就让他大力按,然后按到他流太多血,这样也不行;
所以所有的动作,一定要与患者能承受;也就是你在涂姜粉泥的时候,那个力道,然后看,用巧劲,然后局部按;
然后用大力气挤压的,绝对不行;按,不是大力挤压,这个特别强调;一挤压,血液流多,患者身体就虚了。

所以你只能就局部,痛点在哪里,把它找出来,按一按;
那如果流出血来,那也没关系,就让它流到止;那你就是要求患者,补充热源,就是喝姜粉泥,随时都在喝;然后外面再敷姜粉泥,然后让它自动干掉;然后还可以的化,用一些灯照,照在患处,让它循环变好,这些都会对患者有帮助。
那如果,它没有流血液,肿瘤是不会消的;

好,那现在就我再来做结论,如果患者身体还不错,目前体力还不错,那赶快补充内外热源;

如果她因为经过长期的流血,已经血不够的化,那什么时候情况下,才要去输血呢?
我看过像这样严重的患者,当你看到其他的患者有一些其他的症状出现;我刚刚讲的,比如说她还有胸闷、或是头晕;如果这些症状出现的时候,你帮她按,然后按完,她好像也没有改善;然后热源进去,她也改善不大;甚至按完,她稍微舒服,然后又很快,又胸闷;记得,血不够,常常会胸闷
所以如果遇有这样的状况下,很可能从因不能解症的时候,有时候要配合西医的输血,从果治病;
然后输血够了,再来照我们原来的按推;
但绝对不要想去止她的血,血是不需要止的;而且按推,本来一定会流血;因为流血,肿瘤才会消;
那你现在又怕他流血,又要让肿瘤消,那整个逻辑就矛盾了;
所以我的建议,处理上是有问题的;第一个不能包扎;第二个伤口不能撒姜粉;
那姜粉泥是涂在它,这个肿瘤的周围;

如果你怕它流血,我说过那个肿瘤会越长越快;为什么它会越长越快?
可能一开始,你们的观念就不是很清楚;就是怕它流血,然后又用洒姜粉,又包裹,那这样对这些肿瘤是没有好处的;
所以,我的回答就是,以目前看到的她局部,我就这样回答;
但是这一个患者其实已经这么大了,我相信还有其他的症状,但都没有提;我也看不到她的整体,所以确实在评估上有一点困难;
不过这么大,以我的经验,一定是按推为主,热源为辅;
不是强调在按推,是以补充热源为主,然后患者本身也要稍微运动,然后让那个热源可以吸收的进去,这样才重点;这个患者,我就回答到这里。

Luna:谢谢老师的答疑;那接下来就做一个实作的答疑;
老师,我就播放一个,您按推的案例,耳下肿瘤的;
我们先播放,老师这段影片

影片:
张医师:我先让你们了解,她大概现在走到什么地步?
这个一定要判断;就好像西医跟你们讲,他病情到什么程度?
她不属于轻重症,她已经到重病;
这两个最重要的分别,就是观察有没有体力虚弱?
如果有,就是重病;那她符合了,所以她也不是一般的轻重症;

那再来,这是一般的重病,体力虚弱就是重病,那进一步会怎么样?险象已现会怎么样?
若体力缓慢下滑,表示热能越加不足;虽没有立即之生死之虞,但险象已现;
也就是他体力越来越下降,那就是已经险象,她已具足了;所以,短期恐难以恢复;所以这时候,对她的愈后也是这样;
那再来,如果她体力急速下降,这是第三个,然后表示热能严重不足;不是越加不足,已经快见底了那种味道,然后情况已不容乐观;所以,我对她的判断是在这里;
然后倘若又有食不下,排便困难、失眠、暴瘦、这个也有,刚刚在讲;面无光泽,她也有;这几项,她都有;
然后再来咀嚼了,那个都是附带的,等症;不是全部都要出现,多个同时出现,且情况紧急;表示热能即将耗尽,命危已现。
所以,我对她的判断已经不是一般的险象,危险还不足以表示她的严重性,已经进入到命危;

但是它命危又有分,比如说有一些就会突然间呼吸困难、喘促,她都没有出现;那表示,她到命危里面的程度,她还不是最重,还算可以就是尽力挽回;
但是以她的情况,确实我书本上写的,就是已不容乐观;

就是为什么说先问你们,她的情况是这样?
即便去西医,也会面临到这样,不是只有原始点;但原始点的判断会比西医准,这一点我敢保证;
因为我一路在研究各种癌,然后到最后会出现什么?
她讲的,都是我书本上写的;这些不是为她而写,是所有人一定到最后都会面临到这个问题;

好,那出现了这个问题之后,家属要了解,她也要了解;也就是这个情况下,是不是一定会走到最后的路?
不一定;
我说到命危,就是要很拼的!就是照顾人要很有耐心!
其实,一定是家属,还有患者本身共同努力;
但到了命危,你看我刚刚讲,她比你情况严重,但是她最近已经稳定下来,她是幸运的。
我说到命危,不是每个人都会这么幸运,也可能就是崩下来;但也有可能,真的,在大家的努力下好转;所以她刚好在这个关键期;
当你运动完很累;然后休息完,又很累的时候,这就过量,你就用这样的评估;你这样来测试,绝对不会错;
那所以运动就可以循序渐进;比如说,我这样运动完,虽然有一点累;但休息完精神更好,那代表这个量,可以,那我就持续这样运动量;然后一段时间,越来越觉得根本以后连累也都不会,那就代表,我还可以增加那个运动量;
所以,它的增减是以个人的体质来做的;
所以这个都是要身边的人,还有患者本身,要很细心的去观察,才能观察出这个量来,然后做出最好的判断;因为它一定是每个人体质不一样,而做出不一样的那个运动;
他那个300拜,我认为你可以一次拜完;代表有一件事,她体力还不错;即便已经在急速下降,但还有一定的体力;那代表,你其实短期间,死不了;
到命危,一般都是随时都会挂的;
但是她不是,她是刚好介于险象跟命危之间,她已经从险象进入到命危;但没有命危的后续那种危急情况出现,比如全身动弹不得了,甚至水肿了,呼吸困难,她这些都没有出现,那代表你还没有到真正的命危。

那遇到了这个状况,第一个我就会开始要求,要求怎么样?
患者本身你不要想太多了,因为你想太多,也没有更好的方法;
第一个如果你要去西医,不外就是切除肿瘤了,我们这个都可以预见;然后再来就是化疗,甚至电疗了,都会各种;
然后问题你经过这些,你现在这么瘦弱的身体,你承受的了吗?
这个,一定要自我评估;
我说,不要人家讲什么,因为每个人情况不一样,然后我今天只针对你来分析;
那如果你评估这样不可行,那我们用比较保守的方法;
原始点是最保守,完全没有破坏性;没有一种是破坏性的,只是给你一个热源,然后叫你乐观一点,然后叫你运动;然后不要想太多;
因为你越担心,你一定睡不着,它一定会从身体影响到心里;然后再从心里,再进一步让热能不足,又影响身体。所以,它不断的在循环恶化中,它是这样来的。
为什么会长肿瘤?
一定有体伤跟热能不足。
那体伤,就是找出痛点来按推;
那热能不足,就是如何让你吸收;就这两方面,我们在努力;

那你刚刚有一个问题,你说吃姜粉泥,最近暴瘦,那是不是这个量?
我第一个要回答的,姜粉泥,因为我刚刚已经讲是全球都在用,那个定的量;然后各种癌,他们也在吃姜粉泥;
所以我要回答的,第一个如果姜粉泥会让人家暴瘦,我跟你一样都在喝姜粉泥,我自己也喝;不是只有要求你喝,我自己也在补充;
第一个,因为我觉得,我年纪慢慢大,我要有一个补充;
那我一般的量,跟刚刚那个老人家的量是差不多;我刚刚也是喝完,再过来;
那如果会暴瘦,那我跟你相反,我身材差不多啊,我也没有;
那他们很多都是喝的,照理都应该暴瘦啊?
那姜粉泥,第一个就确定,它没有暴瘦的功能,不会让人家瘦;

那瘦一定有它的原因;我刚刚已经讲了,第一个就是脸色苍白,还有暴瘦,这些都是属于进一步恶化;那体力也变差,刚刚也有讲;
那我说,要看好转与恶化,就是看这几种;如果连体力也变差,那都是恶化,我就明着讲;
所以不是因为姜粉泥让你恶化,姜粉泥没有这种功能,它只是补充你;因为你脸色苍白,已经是属于热能严重不足;

所以为什么要喝姜粉泥?
就是补充你热能,如此而已;
那补充,它只是一部分,在我看法;因为你不是补越多,它就能够吸收;
第一个,所以为什么我的书要这样写?
还要配合运动;
因为你有运动,然后吸收能力强,你才能够把这个吸收进去;
然后还要配合心情稳定啊!如果你每一天都担心害怕,然后犹豫不决,然后每天都在消耗热能,这个也会影响;
它还能吸收,这时候我们加量,这是可以;

所以不是说,你想加就加;这样在一个合理的度上,你就不会担心太多;
所以,我的建议是30克;但即便要加,也不要加太多;

因为你加太多,以我对你现在的评估,你也吸收不了,那何必呢?
吸收不了,就是一个负担;

张医师:位置都在哪里?都在肿瘤周围吗?
患者:对啊!它会抽痛,我就不能睡,就睡不着;
张医师:这个我回答你,肿瘤本身不会痛的,百分之一百,你们不用怀疑;它的痛,一定来自于他处;
所以一般是在枕骨下沿引起的,所以这里一定要按开,那她痛就可以减轻,所以我确信,那里一定要加强;

记得我讲的,肿瘤本身不会痛;
因为我就在研究肿瘤,各种肿瘤我都遇过,肿瘤怎么会痛?
不会
真正痛,它一定有一个开关可以解决它;要不然就是患处,它有体伤;那患处,把它按开来;
所以,我们等一下要找体伤位置;所以,就是要解决你这个问题;好,那如果解决,你睡得着了,可以了;
那我们,最重要的是要找出压痛点来;

她说,肿瘤会让她痛到睡不着,抽痛;
肿瘤,既然本身是不痛的;那应该痛点是在这里,那我们要解决;
那刚好,它长到这里,那我来按按看,这点痛吗?
你看,整个身体沉下去,然后这样才能够按得到;
所以她也有痛点,那你刚刚也看到,一点点痛,一点点,但整个身体就热起来,头部就热起来,就代表有效,我就可以判定;因为我按那么多人,我也清楚;
但竟然按那么深,是少见的,只能这样说;所以要处理她,还真不容易;就是整个,然后按下去;
一般是没有办法,我看志工按这样深层,会很难,我只能这样讲;然后又没有蛮力,我那个手是松的,所以不会给她造成压力;
我的建议,要把她的这个头发都去掉,要不然你手在摩擦她的头发,你手更容易伤到;然后你这样涂,也比较好涂;我一定会彻底要求,因为她已经不是一般的;
那你又要揉深,那以我这样也会伤到;连我都会伤到,我即便手是揉的,因为我一直在磨她的头发;

为什么原始点要从这里根部?
就是找痛点,那刺激痛它就循环变好;我是用姜粉泥,让它周围循环变好,那它让它自我修复;
那如果这里循环变好,她抽痛,照理也应该会改善。
在中医,当然讲不通则痛;在原始点讲,他体伤循环不顺畅,而我们把它弄顺畅,所以这里还是要推;

那你们的推法,可能一般的手法不适合;就是我说的,这个要用手肘;
然后手肘又不能用蛮力,就是用身体靠下去;那这种力量,你手才不会伤到;要不然很大力,你别以为你伤害她,你自己也会受伤,所以它是顶下去
但是她这样,确实是没有感觉特别痛;
你们别看这样很轻松,其实那个力量很深层的;她竟然好像无动于衷,这跟一般的肿瘤摸了就很痛不一样;
很多都按了这样就很痛了,她根本不会痛,这个真的是特殊;我只能说特殊,绝对不是常态的;
我把那个这里周围循环都按松了,你这里循环也会变好,它就不会抽到你这里;
所以,现在就是在想办法帮你解决,这里的问题;只要你睡得着,我相信你体力就会恢复,就不会再继续暴瘦;
这里才是一个因,而我们因,今天也找出来,确实是深层;
不是都没有痛点,如果都没有痛点,不可能,没有因怎么能有果?
但是确实是深层,然后也要用特殊工具才能按出来;

你不管任何饮食,都不可能让它自动消,我也确定没有这种东西;但只是说局部加强,让它循环变好;
循环变好,第一个让你睡得着,不再抽痛,我们以第一个目标这样;至于有没有变小,这个已经其次了;
因为它终究如果循环变好,我认为说不定它会破掉;有时候突然间就破裂了,我也看过很多肿瘤是这样;突然间,你也预测不出来,但我们期待它破裂之后;
但破裂蛮麻烦的,它会流出一些组织液,而不断流,你还要补充她热源;
不破也没关系,所以我们也不用说一定要让它消;但是,第一个,它没有让她不舒服,她睡得着,那不就好了嘛!
真的,你要从这里加强,那工具也跟人家不一样;所以你们的按法就不用再寻找,你们上影片都找不到答案,因为她今天特殊;所以一般的手法,都进不去,那个都白忙,他们应该都搞过;
她的体伤,特别的深层,然后不敏感;然后一定要整个靠下去,然后还要懂得用身体的力量,还有角度,这个跟我们一般的规范都不一样的,这样会减轻她的痛苦,所以一定要找方法;
我认为她的按法就是照我这样,我今天教你们的就是这样;
我从来没有这样按过别人,我先声明;这个只适合她,然后用手肘,其他不能这样按;你们不能学,不能在这里用手肘;但她确实只有一点点的感受;
如果你用其他手法,根本都没感受,她刚刚已经讲了;
她说已给6个人按,结果她说,我才有感觉,但是其他都没有感觉,那代表她怎么样?
那个是真的深层,所以她的手法也是跟别人不一样;
而我是来,我一摸,我一看,我就会突然间;因为做久了,我就会突然间想用手肘,不是说故意的;要不然这种患者,我也不会用手肘;
但是这样按舒服吧,我这样按!因我没有给她压力,我没有压迫感;靠身体柔软的,这样的来回;这样靠下去,这样好像按摩,又舒服,又有一点痛,对不对!我敢保证这样一定有效;因为你有一点点痛就有效,不是要很痛才有效;
这样子都可以按的到,但是她都有一点点痛,那我就确定这个是有效的按推;
不是完全没有感觉,她是有;然后按完,她会感觉很松,就是慢慢松掉,她体伤就会稍微改善。

患者:稍微痛一点,因为那边比较敏感;
张医师:那就对了,这样还是,这里算是痛点,比较敏感;压痛点本来就是敏感;
这样说还好,这个热应该是从这里;周围我们涂,但是很难进去;
它这个会软软的,照理颜色已经变,照理是会破掉,但是她皮又很厚;如果破掉,对她来讲,不见得是坏事;
但是你看那个颜色明明就会破的,就好像,因为我这样测试,她里面是软的,应该有一些组织液,它出来之后,它就会松掉,那肿瘤也许就可以那个
但是要让它有力量自己破掉,就是要刺激;但这种刺激力量看来,不是很大,所以就只能说这样做;
那她的按法,一般的手法是不行的;手肘,一定要涂姜粉泥,然后让热源配合这样,渗透进去;
如果你这样怕滑,还有一个先按完,再涂也可以;两者分开也没有关系;
反正你看看,现在这里都热热,你不信摸摸看,那代表有热进去;因为他们来的时候已经有擦姜粉泥,那如果这样效果会更好。
也就是你涂完,它附着在上面;你又按推,它循环又变好,这里热是舒服的;

Luna:老师,这个额下的影片放到这里,请老师补充;

张医师:这里是我听到,说有肿瘤,但却没有痛,我认为这个不可能
因为有症状,必有体伤;
所谓的体伤就是压痛点,应该可以找得到

所以我就亲自到水上,从台北开车差不多要3个小时;
那到的时候,我对她的评估是这样:
她跟我讲,刚到的时候,脸色是苍白的;
然后她说,姜粉泥,我们规定一天30克;她已经吃到60克,一天的份,结果也没有改善;而且最近暴瘦,突然间瘦下去;然后还有谁不着觉;

所以基于暴瘦,还有脸色苍白;那我的评估,她应该是已经算是蛮严重;
那至于按推没有痛点,我是认为应该不会吧!
而且她也说,她之所以睡不着急,就是因为她肿瘤会抽痛;
那我以为,肿瘤会抽痛,那一定是枕骨下沿也有问题;因为这个肿瘤已经把我们耳后原始点部位都已经塞住了,你也按不到;
所以我处理的方式,我认为她热源已经用到这么大,而且又暴瘦;
她一直怀疑是不是吃姜粉泥让自己暴瘦;我认为姜粉泥没有让人家暴瘦的可能;
但是吃60克确实是过量,我觉得不是越大量越好;
因为所有疾病不外就是体伤跟热能不足;那你补充那么多,但大家按了又没有痛点,我认为应该是出在按推的部分;
所以那一天去,我帮她按的时候,她有说痛,但是那个痛不是很强烈就是了;那我就用手肘帮她按到深层,按的时间不是很长了;但是每一处它周围按,都有感觉痛;枕骨下沿,我也按,她的感觉就是都说有痛,但是不是很强烈,她都能忍受;
所以我即便按到很深层,都是一路问,那患者都是能承受的情况下,这样帮她处理;
那处理完后,我就教他们,以后尽量要涂姜粉泥,继续涂;然后用红豆袋把头部稍微包一下,让她温敷;
那这样处理完之后,经过一个礼拜左右,他们又回到水上;这个患者,我也蛮关注,所以他们就开始跟我汇报了:说回去之后,我按完之后,开始她就觉得周围很疼痛,然后也有肿大,那个肿瘤马上变大;
然后再来,她的感觉好像那些痛点越来越明显;她有感觉稍微按,就会有痛点,开始有明显;
然后比较可喜的事,我就是问她,她来到水上一个礼拜有什么变化?
第一个脸色变好,这是第一个;
第二个,她睡的着觉;
第三个体重增加了;
那这个她正在暴瘦的情况下,经过一个礼拜,那他们家人回去,然后她有发烧,然后肿,肿胀疼痛,那这个跟我书上写的一样;
这些跟我书上写的一样;你按完硬结肿块之后,有时候会出现肿胀疼痛,这些都是一个正常的修复过程,是好现象;
而且从她的体力来看,当然我按完回去那一天,她很累;然后回去,又因为发烧;
所以他们来询问,他们就叫她休息个几天,不要按了,这个是对的,让她修复之后,那所以她睡眠也改善,因为该按的按到深层;
虽然当下,没有很明显;但是我这个跟我的理论,我认为应该会有痛点,绝对不会有错,那事后也印证了这个理论
就是她经过一个礼拜回来之后,他们现在都不用很大力,轻轻按她,那些痛点都出来;
可见当时候她的感觉是不明显的,也就是她头部,因为脸色也苍白,循环也不好,加上也睡不着,这些都是头部体伤严重;
然后她没有感觉痛,不是因为没有痛点,而是因为她感觉不明显而已;那经过我这样按推之后,她痛点也浮现了;
然后再来,经过这样的评估;重病处理,我都有讲,重病的处理不是看症状的大小,而是看体力;体力如果恢复,不要管症状
她很明显,因为她体力好,脸色也变红润了,然后体重也增加;本来是暴瘦,然后体重也增加;然后又睡得着觉,那对于恢复体力绝对是有帮助的;所以基于这样,我觉得这个应该算是蛮精彩的;

那如果没有按,为什么她找了很多志工按帮她按,然后都没有痛点?
很明显,志工手法还是不到位,我的感觉;因为我那天在按的时候,应该是没有人会想到,在脸部是用手肘按,因为她不明显;
那一般很多人很可能用腕骨,或是指节啊,这样去顶着按,那些都按不深层,而且效果也按不出来;
我看她不明显,我就找个位置;然后也不是叫她趴着,就是以当下,我怎么样的姿势能够按到位为止;所以叫她侧躺,然后我来按;所以按完,我感觉那些痛点有出来,她有感觉;为什么她有感觉,有一些痛?
那之前她都说没有痛,那有一些痛,我认为这样就够了;
那果不其然,她回去,就开始;经过深层的按推之后,她就开始发烧,然后肿胀疼痛;之后睡眠就开始改善,然后慢慢睡眠改善了之后,体力才恢复,所以体重才增加;
所以这样来看,她之前用了那么多的内热源,你看她已经算是重病,照理应该是以热源为主,没有错;但是你没有按推到位,热源进不去;所以这些即便她吃到60克,也是枉然;
所以我那时候建议她,绝对不要一直加强内热源,反而在按推上也应该要注意一下;
之后,我的建议就是尽量以30克,这样就够了;然后如果要增加,顶多到45克,我对她的建议是这样
其他,就是叫她尽量热源的补充,包括外热源,那她也照办;
她现在担心的是肿瘤变大,我认为那是一时了,而且它已经变松软;本来我去摸的时候,那个好像皮蛮厚的,然后比较硬,现在也变得松软;这个在肿瘤的变化中,这个我常常看到;
这些硬结肿块,有时候包括肿瘤按完,变松软,然后变得肿胀疼痛,都算是修复的过程,这个是蛮常见;
所以患者如果有看过我的影片,或书本上写的,应该对这样的变化,应该就会很安心了;
然后,加上我刚刚讲的,这一个礼拜的一些变化,我认为这些应该来看,体力也变好了,所以应该是好转现象,那也提供给大家

如果你们在按推,没有痛点的化:
第一个,有可能患者感觉不敏感,就是像我说的,循环不好,那你还是要帮他按;
按到深层,她当下也说没什么特别很大的痛;但是你看,回去,经过我按了,她就会变化那么大;
她之前那么多人帮他按的,为什么没有变化?
就是不到位,我认为不够深层;

所以这一次,我希望说,就是在香港演讲之后,有手法课;
那可以教导大家如何利用身体的姿势,把我们的手的一些工具,把它带到深层,而不是用蛮力;
因为你用蛮力,反而按不到深层;如果痛,有时候是皮肉的痛,反而不是深层的,这些也是关系到手法啊!
所以这个患者,我的感觉是热源没问题,但手法出了问题。
 
原始点简体版

Copyright © 2016- All Rights Reserved.
鲁ICP备2021046490号-1 技术支持:荣尚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