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张医师线上课程

20240331-2024元旦讲座系列 现场答疑

浏览26331次 日期:2024/03/31 09:52:32

2024年03月31日
张医师线上课程
主题:2024元旦香港讲座
张医师现场答疑

Luna:
老师,您这次这样的课程,真的是非常好;
满足我们所有人都能够学习到,也都能受益;

不过,就是感觉上有一些人的手法也没到位;
那这样子的化,其实有影响到一些人的学习;

所以这么多人,要满足大家的这个学习的热忱;
但是,感觉上是不是效果就没有那么好?


张医师:
这个问题,我的看法是这样:
原始点,它的一个平等法;

反正你是什么根基的人,我们都不会拒绝;
套句佛法讲的,什么三根普被,利钝全收;

也许,你现在表现的不好,
也许经过这一场,你种下了这个果;
这个因下去,你这个果,正在等着时机成熟;
所以,我也是这样期待;

那原始点,也没有办法一开始就筛选;
一看就知道,这个很厉害,这个我先收,
不厉害的先排一边,应该也没办法;
所以,一定是做了,才知道;

那我如果说,你觉得,你的程度比较高;
有一些确实学的比较慢,那个是在慢慢学;
那好的,比较学得快的人,其实他也不一定一次就能够学到位;

我教过那么多学生,一次要学好,很难啊!
那还是有一个过程;

所以,如果你还是有心要进阶的话,
我的意见是,可以比如说香港举办;
那香港这些志工,很多都是我亲手培训过;
而你们就可以来香港跟他们就是学习,
甚至有什么意见,也可以反馈给他们

你们要从技术提升,或是有什么问题,
都可以找当地的;
我的建议是这样;


Luna:老师,我需要了解一下,自闭症的案例;
在网站上找的都是很旧的案例,是不是请问老师,像自闭症应该怎么样做?老师可以稍微说一下吗?

张医师:自闭症,有些说法又是孤独症,什么过动儿啊,
这一类的,都是名称,都是西医去界定的;

事实上,如果是有症,那所有的症状,
原始点跟西医最大的不一样,
西医常常用病名来说;
那中医与原始点是以症状;

那尤其在自闭症,
既然它称为症,它就有症状;

比如:有过动,好动,静不下来;
甚至有时候,地上有时候突然间就打滚了,发脾气种种;
那些都没关系,
我认为都是一个症状;

那大部分的症状,我认为头部体伤一定要处理,
然后,再针对他个别的症状再去处理;

那一般过动儿,在我的看法,
或是自闭症,
一定有热能严重不足,一定有;

所以,在处理的过程中,我建议就是:
我们说所有疾病皆因体伤及热能不足;

那体伤,就是针对他一些症状出现的大开关,去按推;
大部分是在大开关,
也有可能是在患处;
今天,我也会讲患处怎么处理?

所以,经现在的处理方式,
即便以前也做过成功的自闭症案例;
以现有的原始点发展的速度,现在再解决自闭症,那就更快了;
所以,不用担心;
今天,你们好好学,就是怎么样把热源送进去,然后把体伤解决?

他没有症状,那就是好了,可以恢复到正常;
所以,自闭症是绝对可以治好的;
绝对!
我非常有信心;

我就这样回答,你们应该可以知道了;
以原始点的发展,我是确信的;

那你们如果说有什么问题,就是接下去,怎么按推,有什么不懂,
我还是建议找香港的当地团队,
那他们会指导你们;


Luna:老师,请问一下,就是现在严重的病症,这些重症患者;
比如说,乳腺癌、大肠癌、宫颈癌、或者前列腺,或者到腹水的这种患者;
我们是先热敷,还是先用姜粉泥按推?

张医师:比如说,像子宫癌,大肠癌,念了一大堆,还是西医的病名,
还是要回归原始点的诊断;

那原始点的诊断很简单,就是看他有没有影响到体力?
如果有,他体力已经变差了;

因为有些癌,大部分都会去给西医化疗,
那化疗完,人就虚掉了;
那虚掉,只要有体力影响到,就已经是重病了;

也就是在原始点的诊断,本来是很简单的;
肿瘤是没有症状的,肿瘤不会有症状;
那结果,处理完,变体力虚弱;

本来连轻重症都谈不上;
很可能,你这样的处理过程中,已经变成重病了;
很可惜啊,很多人不了解;
以原始点来看,这一开始就很可能是这样;

所以,遇到这些癌症的,我大部分都会问他们,
如果有去处理过的,化疗的,这些都应该是体质都被破坏了,
应该有影响到;

那第一个,就要界定,他一定是重病;
影响到体力就是重病;
那重病的处理,一般是以热源为主,按推为辅;
这样懂我的意思吗?

热源就是以现有的,有分内热源,外热源;

刚刚他讲的,内热源不外喝姜粉泥,喝姜汤;
甚至有些可以吃姜丸,如果体质还算不错的;
那严重一点,我是建议喝姜粉泥了,姜粉泥比较浓;

那外用呢,外用是姜粉泥,

就是姜粉泥的应用是不可被取代的,记得我这一句话;

因为,现在很多都在推销早期的红豆袋、暖贴,
甚至还有一些电热器,远红外线,
甚至还有一些电热器材,
琳琅满目;

但是,到了重病的时候,我认为最好的外热源就是姜粉泥;
我一路走来,到最后的体验;

因为,为什么呢?
这些照,也可以借由皮肤吸收,转换成热能;
但它没有办法深入;
就是那个热源,在照大部分都集中在表层,很难深入;

那要深入,
我一路做过来,最后确定一定要配合手法;
就是手法,你把那个热源推进去;

那你看,你照到手,
你也没办法阻隔,也没办法进去;

所以,姜是最好的外热源;
它可以这样涂进去的时候,顺着你的手法,
然后它层层的进去;

我书本上写的,重病处理,
来回三遍,热一定可以渗透到深层;

因为我常常在第一线,我们志工也有做,
有时候,他们做了三遍;他说,那患者讲,我热都在皮肤表层啊;
那他们会问我,我就会告诉他们,应该怎么配合按推?

那按进去的时候,
这时候热源,患者就感觉不一样;
患者感觉现在不止在表层,他感觉已经在里面也有;

那你用其他外热源,是不大可能做到;
然后,我也一路做过很多重病;
早期,我用红豆袋,我也试过;

你温敷,有时候重病患者,
体伤没有解开的化,
你热进不了,进不去;
所以我常常讲,热跟按推是完全结合的;

什么能做到完全结合呢?
就是姜;

因为姜粉泥,你温温热热,
一边涂,一边用手法;
手法的舒缓是有技巧的;

很多人涂姜粉泥,那个一般这样摸来摸去,那个效果都不好,
还是要有一点力量进去;
那今天,我们会示范给大家看,

因为,我发现这一部分太重要;

因为,刚刚主持人讲的,
那个很多腹部,子宫癌,胃癌,甚至我昨天讲胰腺癌,卵巢癌;
女生很多,都在腹部;
这些腹部,你背后按推没有痛点,不代表你没有病,了解我的意思;
因为,它很可能是患处体伤引起的;
那患处体伤,你应该要怎么样?
直接从患处下手;

但以前,你们很少看到我的影片是按腹部的,对不对;
今天让你们亲临其境,我直接示范给你们看,非常好用;
所以,大家以后就会知道,那个热源非常好

但是记得,热源的使用确实会受品质的影响;
我在重病处理那一篇也会讲,品质会影响它的疗效,还有安全性
这个我还是提醒一下;
所以我昨天特别提出,最好还是买有机的,认证的

因为各地的品质,我也没办法;
最客观的,就是由这些政府机构,公证的机构来认证,
让民众,算是把关吧!
你们用的,也会是比较安心一点;
好,我大概回答到这样;


Luna:有一些公益点,他们现在都还是有在使用保鲜膜,想请问老师这个?

张医师:这个问题,在我写书的过程中,早已经解决了;
而且,我最近不断的,在加强那个患处体伤的训练;
然后,患处体伤就是要涂姜粉泥;

那之前大家说要用保鲜膜包扎,理由很简单,
因为一般的涂法,涂姜粉泥,你没有配合手法,你都停留在表层,
那个热,时间很短,一下子就过去了;

所以,就是怕那个热,一下子就没有了,没有感受,
所以还要用保鲜膜;

但保鲜膜其实它封闭的,
对有些流汗,引起的一些皮肤病,
后遗症,还蛮多的,
所以也不究竟;

然后,事实上,现在手法改良之后,
我发现,根本不用保鲜膜;

也就是我今天要教你们的,就是这些怎么解决它?
然后把这些反复的,很多不必要的这些去掉;

因为你只要懂得手法,再加上应用,
然后热源就进去,然后它可以持续停留很久;

那如果半个小时,一个小时以后,它慢慢冷却;
那也没有关系,
你可以运动一下,它又会热起来;
或是如果还要再热,你还也可以用灯稍微照一下,它又会热起来;

所以一切的外热源,在我看法,都是为了配合姜粉泥而用的;
了解我的意思吗?
就是让它的热源经过吸收之后,深入体伤位置之后,
然后,它慢慢的冷却了之后,
你可以再借助其他的外热源,让它的热,再持续久一点;
然后,那个体伤修复时间再多一点,这样效果会更好;
所以,这些都已经算是配合的器材;

但是,在我看法,
那个保鲜膜,最可以优先去掉;
只要你们认真学;

其他的,比如说你在涂姜粉泥,
如果在东北,很凉的地方,
周围环境要温暖,那你旁边就要有电热器,是这样的意思;
还是以涂姜粉泥为主;


Luna: 张医师好,我是一个肺癌的患者,我想很简短的分享给张医师听;
因为我是独居老人,我肺癌四年了,但是从来没有人帮我按推;
那我真正的改善,是你介绍了姜粉泥吞服的那个糊糊;
我喝了以后,我的肺部发热,然后我改善非常的多;

再来,就是你告诉我们,两步一阶爬楼梯;
所以,我只是用这样的方法就好了;
是不是有时候,也不需要按推的?
这是我的分享;

张医师:回归到我们第一天的理论课,
凡所有疾病皆因体伤及热能不足所致;

那体伤跟热源不足,彼此互为影响;
你热能足,也可以进一步修复体伤;
那你体伤严重,也会消耗很多热源,让病情加重;

所以,你只要有一方做到极致,有时候另一方也受益;
那最好是两方面能配合

那没有的化;
我一般是这样,如果没有人帮我按推,
我一般也不找我们志工按推;

不是说他们的手法不比我好,
所以我就不去找他们;
不是这样的意思;

是,我认为原始点有一个重要的精神就是自救,
不要依赖人,
你自己把身体搞成这样子,你有种就把自己再搞好;
应该有这样的概念;

所以,我大部分会怎么样?
我运动,我自己靠运动;
我很少去找他们;

那如果,我摔伤了,
我知道怎么处理,我自己处理一下,
大概是这样;

那如果像肺癌的,
我建议他在这里,上背部;
这里的运动要加强;
比如,伏地挺身,或是一些拉筋的动作啊,
这个我就很提倡,这个就回归到自然;

他从这些,靠自己的一些运动,
把体伤,他就可以自己处理好,
我深信不疑;

所以,这个都在原始点里面,
有些运动很好的,我都把它归类为原始点的一部分

因为从整个原始点的大格局来看,它是一部分,
而且也完全符合原始点的自然,回归到自然,也回归到自救;
光这几个精神,都完全到一致了;
了解我的意思;

所以,他接下来就是加强运动;
然后,运动要有方法:针对它的局部性;

所以,运动其实,如果在我看法,
我早期就有一种看法,
你每一部位的疼痛,都应该有一个对治的运动方法;

那这些对治的方法,你自己就可以做,
不用靠人家按推;

实在动不了,
刚开始,按推OK;

那这样你们会问,那这样志工存在又有什么意义,大家都跑去运动了?
是吧!
不会的,你放心;
很多人叫他运动,他都不动的,他宁愿躺着给你按;

所以,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志工永远没办法,等于供不应求了,简单讲?
所以,为什么还要培训,再培训?
道理是很简单;
就好像,老实讲,我以前开诊所,
我要关的时候,我下了一个决定:
我开始印书,你哪里痛,你按哪里:
那我想,我都已经公开答案了,对不对,
我的患者一定不来,那不来,我顺势就关门了,就是把诊所关掉;

但是我发现,你想的跟实际恰好相反;
比如说,他这里痛,你这里按一按,不要来找我;
这个太简单了,我帮他按一按也改善了;
好,他下一次,他不来,他亲朋好友还是来;
所以,我后来发现,根本越看越多;

如果照你的想法,就是说你公开答案了,
然后教他们怎么做了,
他们就永远不会来找你;
那是理想状态,但是实际上好像也不是这样;

所以,你们放心,我答案都给你们,
你们照样会来找我,一样;

Luna:请问老师,国内有很多人的收费方式,都是说教手法;
但是老师不是说免费教学吗?那他们手法为什么都还要收费?
还有,就是因为我们也找不到哪些是公益点?
因为没有公告,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找?
请老师回复

张医师:其实,这种事情早晚会发生的;
只要有商机,人们动的脑袋是非常快的;

以前,我还在讲;
我说要写一本书,让大家受益,让所有人都受益;

当时候,我说,我早期,我在读司马迁的史记的时候,
看到前面几句话,我很有感触:

他说,他写史记要怎么样?
究天人之际,从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;
然后写出来要怎么样?
藏之名山,传之其人;

就是把他所有的心血,
最后完成之后,他要怎么样?
传到可以传的人;
如果没有遇到,他藏之名山,等待这样的人出现;

我也是这么想,我写一本原始点,
把它藏起来,不要让你们去做生意,
等到我遇到可以传的人,我再来传;

但我想一想,你们现在还不知道名字,什么叫原始点?
所以不可行啊!

那就怎么办?
我就想到以前要传徒弟,一定要经过考验,
就是要跟师傅三年;

三年做什么用?
扫地,扫厕所,倒茶,
然后看看这个人品行怎么样?
好一点,我就教他肘部原始点,然后教他怎么按;
再来,他有热心帮助人,我就教一点他肩部原始点,
然后如果看不行,就叫他滚蛋,再换一个;

然后这样如此观察,三年之后,
觉得这个人品行好,我全部一条脊椎七处都教;

然后,想一想,人会变的;
今天,我看是这样,三年没有变;
可能他是为了讨好我,把我的秘决都学会了;
学会了之后,他开始变心了,开始大规模经营,那我又不是落空;

所以,想来想去,都没有更好办法;
我就先公布,再讲,让所有人知道;

那如果他要去培训什么,
那没关系,就去培训;
反正他的手法永远没有比我好,这个我可以很自信的;

那我只要把我的影片,最新的资料提供给各位;
那你们如果聪明一点,就看我们的官方网站;

不要随便看,
看了,五色令人目盲;
看多了,心就乱;
然后到处求医,到处学,反而学不到真功夫;

你就看我们的网站,我们的网站都有新的资料,
那你看有新的活动,我们也会公告,你们也可以参与;
那我的新的资料,还有新的手法,一定会立刻让公开;

那这样来讲,已经怎么样?
你们学习的管道就已经可以得到最正确的,
也不要怕他们要收费;

如果你不看网站,那去给人,
那些他们,手法可能不正规,又收费;
那损失的是你们,那我也没办法;

那再来,官网,将来应该会公告;
比如说,我们来这里香港,很多人都知道;

那我之所以会来香港培训,那就代表怎么样?
基金会的态度很明显,就是目前,我认可这里;
所以,你们要培训,或者要学习,我相信来这里,
这里的学习,帮教你们手法,一定不收费;

如果他们收费了,怎么办呢?
那我就不会来了,就这么简单

所以,就如同我昨天讲的,
反正大家在一起,理念一定是一;
如果理念不合,我就跑人;

但是,我们的官网,就是我们的态度,就是我们的基本理念是什么?
所以,你们说的对,培训手法,这是平等法,就是要利益所有人
所以,这些应该是不会收费的;

那收费的,一定不是怎么样?
官方认可的;

但是,原始点在我内心还是有这样的想法:
我个人是这样坚持,
但是有一些人,如果他真的,他就完全投入原始点,
然后,他也没有其他额外收入;
他收起微薄小利,比如说只是过生活,还有付一些电费;
不是为了追求那个利润,或商业化的,
那些,在我看法都正常不过了;

大家也不要计较;
他怎么收我10块港币?
然后帮我按推半小时,一个小时,这样好像还是收费;
就不要用,这样一个很严格的眼光,要求一个人;

那如果收费几百块,那肯定不是原始点;
你们用这样的标准来去审核,那大概你们就可以分清;
那是不是真的是在帮助人的?这样回答可以吗?


Luna:老师,我是一个乳癌的患者,住在福建的平潭;
我想跟老师报告是,我是在4年前,我用的姜粉;
我的乳癌溃烂很严重,非常感谢台北基金会有寄一包姜粉给我,然后我用了两个星期,就好了很多;
那我想建议说,老师是不是可以公告,哪一些点,是你所推荐的有机姜粉?
因为他们拿出来的都是粉,我们分辨不出来;

张医师:这个问题其实是很重视,很重要的问题;
其实,我遇过很多;
那因为我世界各地跑,确实姜的疗效影响很大,我只能这样讲;
姜的品质影响很大;

所以,有些同样用我的手法,也用姜,但效果就显现不出来;
结果,我一问,原来是那种姜,我就大概心里有数;

所以有些人也有跟我讲,
现在基金会用的姜,那个效果更热,比外面的更热,
你们可以试试看,
因为,我们不是在推销产品;

所以,但是就这个问题,
我觉得,那原始点都已经说了,我们一定是用有机姜,
那我这样书才好写;
为什么?
因为各地推广点用的姜都一致,
那这样有没有疗效?我就清楚;
我就不需要额外去思考,
是用的什么姜?所以有没有效?
我不需要思考这个问题;

再来,可能如果真的没有效,
很可能就是手法,
我很快就抓住问题;

那如果各地,你们各地问的这些姜,我还要考虑:
手法有没有正确?还有姜有没有问题?
我就要又多一层思考;

所以,我的建议是:
基金会用什么,你们跟着用什么,是最保障的;

那如果没有,你们得不到,
看就是我刚刚讲的,有机认证,这起码是一个保障,也是一个鉴别
我就回答到这里;


Luna:请问老师,常常掉发,或者秃头,或者是我们做中风患者;或者是三叉神经麻痹,然后现在复原;
我们从他的头部去做,都没有找到痛点;
那他处没有痛点,我们也有改做患处,
患处一直找,通通都没有痛点;
是我们找的不对,还是我们用的方法?
但是,老师好像没有示范头部的姜粉泥按推;

张医师:我看各位很会问,也不容易轻易放过我;
好,就这样说;
原始点有一句话蛮重要的,有疾病必有体伤;
疾病就是果,体伤就是因,有果必有因,
然后,下面一句就是有体伤必有压痛点;

那你说找不到压痛点,
你除非我的理论错;
如果我的理论没有错,那就是你手法有问题,就这么简单

还有提醒一下,有些很严重的患者,
有时候找到体伤,他那个体伤刚开始不明显;
但你按了之后,再温敷之后,
他回去,下一次再来,也就慢慢明显了,
我也遇过这样的患者;

再加上你们手法,有时候不行的化,
连那个体伤,他都没有按到,也确实;

我之前有放一个影片,
癌肿瘤这么大,去找了7-8个原始点的人做,
还是都说没有痛点;

然后,他们都联系我;
我说,好,我特地还从台北赶到台中去看;
不是,水上更南部,台湾开车比较远;

我去看的时候,他说,被很多人按都没有痛点;
刚好,那个肿瘤就把我们的大开关遮住了,
那一定是患处体伤有痛点,
我就在旁边按,按了果然有痛,但他能接受,
但回去,他就开始发烧了;

他本来睡不着,吃不下饭,
然后,他喝很多姜粉泥,还暴瘦;

结果,经过肿胀,疼痛之后,
他那几天就睡的着,吃的下饭;
然后,再去公益点的时候,他每一处都是痛点,
那表示他怎么样?
那个体力有恢复;
他自己也觉得,体力有恢复

虽然更大,但是这个是好转,还是恶化?
对,原始点是看体力;
你体力好,
你症状感觉好像比较大,比较痛,
那个还是好转;
所以,很明显,就是好转;

但是,你看那么多人按,他们都说没有痛点,我按,还是有啊;那就代表怎么样?
你们可能手法有问题,要不然就是痛点没有找出来,如此而已;
这样懂吗?
他处没有找到,一定在患处,不会有例外的;

那涂姜粉泥,
我问各位,你叫我示范,你觉得应该怎么示范?
虽然我还没有做;

我已经,身体各部位,还有四肢也示范了
那头部跟手,会不会有不一样?
会那不一样,是吗?

好,认为不一样的举手,我看一下?
认为一样的,举手?
那不举手的,就是在等答案了;

好,我跟各位,一定有一些一样
就是一样的,比如,一定要在整脊床做;
就像四肢,不能坐着;然后你就开始帮他涂,帮他找,我不建议这样;
一定要懂得,把力量深按进去;

要不然,有时候,你按不到深层,
你自己又没经验,
你是找不到痛点的;
那你们以为是没有痛点,

所以,一定要在整脊床;
那整脊床,

再来,就是要求手法;

我刚刚讲的,
如果脸部比较细微,这些周围,
甚至眼眶这里周围;
甚至耳前,耳后这些周围,都要找;

这样找,有时候就要看,
如果这个面积太大,有时候,就要改指腹;
因为这里就更细了;

如果头,这样大面积,
这个就可以用这里;

所以,你的头一定包括:这个头,
这个脸,算不算头啊?
对啊,当然算;
所以,脸部比较细腻,
尤其像这些在骨旁的,这些都要找;
你不可能用这种大面积找;

所以你们问,
也有同,也有不同;
所以看各部位,
所以使用的工具也不一样;
这样了解了吧!



Luna:请问,我有一个患者他是很认可原始点的;
但是他的心脏有装了一个起搏器,
那请问,他现在可以把这个起搏器拿掉吗?

张医师:有时候,你们问我都无头无尾的;
第一个,我也不知道他体力好不好?
也没有问过;

然后,他现在情况怎么样?能不能这样来做?

其实,没有看到,
像这种问题,问实际人,又没有影片,
我一般是,比较不想回答;

理论上可以,
但是,也许他已经病到这样;

我一说可以,你这样就把它拿掉,
出事了,
又说,张医师说可以;
出事了!这真的,所以我比较担心这些;

所以他帮你说的,你就去问他啦,是这样;
但原始点是可以让你怎么样?
体伤修复,恢复原来的功能;

除非,我说的,目前做不出来的,就是透析;
这个目前,没有人提供给我,
其他的好像,

这些到底能不能拿,或支架不再装,或是怎么样?
我认为,或许你把体伤这些处理好,他恢复正常了,是不是可以不要用;
那这些,我就回答到这样;

因为我很不喜欢谈病,
你们课堂上真的不要问我,这个病能不能治?那个病能不能治?

原始点,我在课堂上已经讲过,
原始点,如果你们听懂,你们就不会问这种话;
我现在再把课里面,最重要的提起来,给你们解答,
这样解答,等于今天如果有类似的问题,我已经都回答了;

原始点什么不能做?
就是你用原始点按推,外内热源做了,他都无效,
那从因就不能治病;
这时候,你就要记得;

比如说,有一些已经严重缺血,然后脸色苍白,
那你一定说,要用原始点立刻让他恢复,是不可能;
造血一定要有一段时间;

那你在做的时候,
按推,他马上舒服,
他不按推,他又很快来;
然后,你热源给他,他好像稍微舒缓,又很快来;
那试了几次之后,你就应该判断,

这一个人他,光热源、饮食种种,他没有办法立刻补足他的血;
然后,所以很快你按推、热源就不足;
这时候,就是鼓励他从果治病;

我举一个例子吧,
很多人乳癌出血,按推之后大量出血,
那一次、两次还没有关系;
如果她常常这样的时候,你想想看,
光姜汤,光一些饮食,能不能补足她的血,产生平衡?
有时候是不够的,

那不够会怎么样?
她开始就没有体力了,越来越差了;
那你给她的时候,好像越推,她体力越来越差,
这时候,你就要小心了;
你就知道从因不能解症,
我是这样举一个例子,让你们知道;

那这个从因不能解症的时候,你们就要考虑怎么样?
从果,就要开始评估了;

比如说,她去输血以后,体力又可以立刻恢复了,
那你这时候,就可以用原始点;

不要硬是原始点治百病,然后就盲目的一直这样做
了解我的意思吗?

也就是,你从按推解决体伤,还有热源都用到极致,还有患者也完全配合的情形下;
然后,病情好像也没有改善,甚至体力越来越差,就要小心了;
考虑是不是要从果治病?

那另外一种是外伤,
外伤,比如说粉碎性骨折,有没有?
断掌,你不要说,你会接啊?
我们不搞这些的;

然后,鱼刺插到,了解吧!
那这个,夹一下就好了;

你不要说,头部原始点按,没有效;
患处,在涂姜粉泥,再试;
没有必要吧!

明明知道,这个痛是由鱼刺插到的,患者也知道,
那就去耳鼻喉科,夹一下就好了;

那所以有些外伤,你是可以判断出来;
要不然西医照出来,你也可以判断出来,是可以从果治病;

所以,内科病,
当你用按推、热源,而不能解决,
体力越来越差,
你就要小心;

除非你的手法不行,如果不是,
我是假设你们手法都经过培训过,然后很到位;
然后,热源也懂得用姜粉泥,
结果这样,还不能解决,
就要考虑下一步,从果;
还有,外伤也这样;

其他的病,几乎都可以;

透析也一样,当你不用的时候;
你一直用原始点,你要试也可以;
你按推,温敷,
但是前几天,还好好的,为什么突然间没力了?
然后患者好像变的,甚至胸闷,气喘,呼吸困难什么都来?
你就要小心;
表示怎么样?
你这些代谢功能,它已经产生问题了;
所以,还是要回去;

所以,你可以试;
但是,你一试,试到感觉情况不对,
立刻还是从果治病;

同样,如果他那个机器可以拿进拿出,那就方便了;
拿出来试几天,不行再装回去,
你自己也可以装,那多好,那马上就可以知道答案;

但问题,那个都是西医的啊,
还要搞比较复杂的,
所以这个就比较难说;

那这样,原始点已经教你们什么能治?什么不能治?
你们不要老是装了那个心脏的节律器或装支架才来问我:“张医师我能不能拿下来?”
你应该还没有装,就来问我;
以后,不要装了再来问我;

如果,还没有装来问我;
我一定跟你讲,不要去装,我们好好做;
一般都可以做出来的;

Luna:请问老师,一个透析的患者,已经做到他现在可以有排尿的功能了,那可以不可以停止透析?

张医师:这个问的很好;
他是靠透析,然后才把身体的一些功能维系着;

但如果他没有透析的时候,
他看现在是好好的,
但一旦没有透析,他很可能就恢复到过去;

所以原始点,老实讲,我不敢挑战透析;
理由很简单,有些已经洗过很多年了,你怎么叫他都不要用;
因为他的很多身体器官功能都已经产生依赖,你一停起来非常危险
所以我觉得算了;

所以,我一般遇到患者,刚开始要洗,
那我会劝他,努力用原始点,
或许不用洗,然后把身体调养好,就可以远离;

但你一旦洗一段时间之后,再用原始点,
我看就不要再劝了,就随缘了;
我的看法是这样;

除非你们的案例提供给我,
有人就是已经洗了一段时间,那你们用原始点也能做好,
那告诉我,我就会努力再去做看看;
但目前为止,好像原始点还没有做到这样,我必须承认;
 

Luna:老师,所谓的由轻到重:是说一个点按住,然后由轻到重了以后,就力量不要变,就用那个重就一直来回推?
还是说,由轻到重是先轻轻的推,慢慢的推,一直慢慢的加力,这才叫做由轻到重?
请问正确答案是哪一个?

张医师:好,都不是;
由轻而重,很难体会;
如果你要把它解释为力量的化,好像也不是很准确;

应该是由两句话:由轻而重,由浅入深,
这两句话并在一起,答案就慢慢显现;

其实,由轻而重是这样来的:
就是你轻轻放,这是轻;
然后一般人都是这样,
它既可以是一个标准,也是一个诊断;
你这样按,每一点都很均匀,

但患者有一些点,他就会特别的痛,
那这时候,你就知道这一点,你要多琢磨;

那如果你按了一遍,患者明明有症状,但却没有痛点,
这时候,你就要考虑,他可能压痛点在深层,
这时候你怎么样?
身体就要往下沉一点,往下蹲,然后把工具带下来,
这时候,力道就会渗透进去;

那渗透就可以达到深,然后你还是这样拨,
这时候痛点就会出来,
我的意思是这样;


Luna:我现在打出来的有:
我们的繁体版官网,英文版官网,还有简体版的官网;

那么下面有一个邮箱;
因为这位学员他问的很好,他说他有很多案例,他不知道寄到哪里?
各位看,这边有一个基金会的邮箱,ccf.tw@gmail.com;
请你寄到这里;
那我们,欢迎大家寄案例过来;

因为今天,很多人跟我说,可不可以利用今天晚上的时间?
他说,他有好多、好多心得报告要跟老师说,然后要分享给大家;
不过,因为时间的关系,我们也没办法这样分享;

所以,请你们做文字的叙述,叙述详尽,
然后,把你们在操作的过程,也都能够拍成视频;
不管是照片,还是视频,然后做好以后,
前后的比对;
还有,你们对他的访问等等,
然后患者自己的叙述,
都可以,都把它呈现出来;

然后,都寄我们基金会的邮箱,
这样子的话,我们咨询组会帮大家整理;


Luna:(颈动脉)有斑块在那里,可以按推吗?
张医师:其实,我们按是找压痛点;
那你看,那个血管都是软软的,一般是没有什么压痛点;
如果你找到压痛点,

其实,我到目前为止,
什么颈动脉,什么,都是西医讲的;

我从来没有想过这里是什么动脉,然后这里是五脏六腑哪里;
我学过中医,我也当过中医师,
但我现在都已经忘记五脏六腑了;

但你们来,都会问我,
我是胃痛,我肝不好,哪里不好;
你就是整个肚子按一按,管它什么;

所以,我认为在按颈动脉,
其实这里,如果是颈动脉,那你轻轻的推,
我们又不是要去按血管,对吧;

那如果有硬结、肿块、或肿瘤,
你稍微周围按一按,
把痛点找出来,按一按,
一般是不会出事的;

你们一定要制造说,他刚好就在颈动脉,又长一个硬块;
诶,血在流的地方会不会长出硬块?
我是不知道;

这个经历有没有?
我也不知道;

所以我只能说,目前我做到这样;
以前,我也按过患处;
那在这样按的过程中,没有什么问题的;

但是,因为你们都提出一种假设性,
了解我的意思吗?
这绝对是假设性,
你提这个问题,你是不是真的颈动脉?
你确定了,然后又长了一个硬块,有没有?
我看,应该不是啦;
那就吓死人了,是吧!

然后,我也听过很多西医讲的
脑部那个血管都已经变形了,有没有?
检查出来有异常,所以有时候就会建议患者开刀;
事实上,有些人根本都不开刀,十几年也是没啥事;

所以我是觉得,如果这里没有什么硬结肿块,你干嘛去按颈动脉;
那如果周围有痛点,应该不会长在颈动脉那个地方,对吧!
它是血流的地方,应该还不致于;
那你在周围那个筋,
我是教你们找筋,
有没有,拨筋?
就是这样;

你看,我今天教你们,
从我们的耳后原始点,
这样下来,这一条,就有一个筋;
你去拨它,就有弹性,
那你很容易找出痛点来;

而你这个软软的,
你靠近喉咙就硬,
那颈动脉,也不在这里;

所以,你们一般找出来的痛点,
几乎,我不敢说百分百,
因为我也没有做过颈动脉;
我是不是做的不够多?

如果以我做的那些患者来讲,
应该都是没有什么危险性;
好,我最后回答到这里;

Luna:谢谢张医师的现场答疑;

这是今年元旦的时候,在香港的现场讲座,
现场,很多学员的提问;
还有封闭学习的时候,学员的一些提问;
我们整理出来,跟大家分享;
谢谢大家;

那我们下个礼拜的直播预告:
是大家最喜欢的,也最受欢迎的,现场实作教学直播。
原始点简体版

Copyright © 2016- All Rights Reserved.
-1 技术支持:荣尚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