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张医师线上课程

20240324-2024 现场实作教学直播

浏览21474次 日期:2024/03/24 08:25:21

2024年03月24日
张医师线上课程
主题:现场实作教学直播

Luna:我们今天是现场实作教学的直播;

老师,今天一开始是新加坡团队,他们要请教老师;
好,我们现场是新加坡,请你们开始;

新加坡志工:张医师,早:
今天,我们这里的患者是一位乳癌患者:
她有伤口,已经爆开了;
她是左侧的伤口爆开,整个周围都是紧绷的;
那除此之外,她的紧绷感也延伸到她整个手臂;
刚来的时候,她左手臂是肿的;
然后,她手没有办法提高;
整个部位,整个都是紧绷的;
然后伤口就一直流脓;

之前没有正确处理的时候,有发生过一些小事件,
里面的伤口被苍蝇吃掉一半;然后又让苍蝇生了蛋在里面,等等的;
然后伤口就变更糟糕了;

之后,我们有检查右边;
因为她有去过基金会的,她就是那位跑到基金会那边,飞龙帮她处理的;
右边的乳房也有一个肿块;
那靠近腋下,也有一粒肿块;
那这两粒肿块,就发现后,我们也开始在处理;
从21号到我们中心,就1、3、5来处理,
她的改善是有改善;
不过,她的患处那边改善比较慢;

那我们来的时候的做法,就是先姜粉泥搓背部;
刚才在等待您的时候,我们已经帮她做了背部三次,现在是温温的,
我们还有用红豆袋给她敷;

接下来,就是要按推她的背部,上背部、肩胛骨、肩部;
然后按完这些部位,通常她的肩部的酸痛,只是稍微减少;
所以我就以患处手臂那边,给她搓姜粉泥按推;
那经过两三次的处理之后,她左手的肿已经消了;
然后,她的痛虽然有减轻;
但是只要一天没有来处理,她有时候会感觉紧绷会回来;

她比较不舒服的就是她的两个肩,整个是非常紧绷;
再来就是患处,她很努力,一直有照灯或者是吹;

还有一个问题是,她吹患处的时候,用热风筒吹患处的时候,她会觉得痛;
所以痛的时候,虽然是在温敷,补充热源;可是她痛,她又在消耗;
那她用灯照,来对换;
患处没有那么疼痛的时候,就用吹风筒在吹;

就说经过这一个星期的处理,患处的周围有按推,
来这里,我们给她按推;
她自己在家里,就看着视频,有试着自己也在按推,非常的努力;

患处周围的紧绷都有软化;
然后她的手臂消肿的化,里面还有一些结节,都有软化掉了;


现在,右边的肿块,那个靠近腋下边,因为它是跑来跑去;
我自己本身处理的时候,有一个问题,就是我没有办法;
上次,我们在学的时候,怎么固定它一小粒的那个肿块?
我自己本身就有一点点挑战;
这样抓,这样抓,不行;
我干脆抓起来,稳定,做给你看,好不好?

那是靠近腋下的肿块,就比较棘手一点;
那靠近她的右乳头旁边的肿块,比较容易处理;
然后,我们之前学的按推它,软化的也是比较明显;

我现在先帮她,按推她的背部,
等我转过来,才处理她的患处;

按推方面:
按推上背部、肩部,还有肩胛骨;
老师,您是不是看看我按推有没有问题?

张医师:你应该是这样,我的建议:
你可以先从他处,照你刚刚讲的,示范一次,给我们看;
然后,患处你是怎么找的?也示范给我们;
那这样,我大概先确定手法;

然后再来看还有其他;
你在患处,你说它会跑,你按一次给我们看;
那我大概就知道整个处理过程了;

志工:我现在按推一遍上背部,肩胛骨跟肩部
张医师:这样按,完全没有问题,而且你的手法也蛮标准的;

Luna:现在,我们镜头转到香港团队,请开始

香港志工:张医师,您好;
这个小朋友,今天16岁了,他湿疹很厉害,从3岁就已经开始了;
他的腿全部都是僵直的,很红,而且都有一些伤口在这里;
所以,就涂不了姜泥的;一涂姜泥,他就痛的就很辛苦;
所以,我们只能够用姜水给他清洗;
还有照灯;
还有吹机,把它弄干,完全的弄干;

而且,他这个很明显,
你看他的手是最厉害的,
全身都是这样子的;

如果,我想问一问:
除了姜水,我们清洗;
我一般还在照灯的情况下,还在吹机的情况下,帮他按推;
一边照,一边这样子按推;
让他热能一直补充,他就没那么痛;
要不然,他就觉得很痛,很痛;

所以,我想问问张医师,家人也请教,他们在家里能怎么更好的帮他?
因为,他长期吃的西药,也吃的实在是;
还有吃类固醇,吃的很多的;
所以,他很勇敢,也慢慢把这个药已经是慢慢的减下来;
但是,他说很痒,痒到接受不了;
他说,天气一转变,他就很痒;
一直每天都在抠
全身是干燥的;

还有,他整个左边都有重症肌无力的状态,
他这个左边是有点麻痹的状态,
他的眼睛也是没有力的,经常是没有力的,
整个左边是麻的;
他这个嘴巴的左边,经常是控制不好的;
所以,你看他嘴巴的左边也是肿肿的,很容易往下歪,这样子;


他现在来我们中心,是第四次来我们调理;
你看他背后,他以前背后都是敏感的,全是红的;
现在,基本上背后已经开始有一些舒服了,有一些光滑了,
舒服了很多;

现在,在家里,每天都是用姜水泡脚;
然后,每天用姜水洗澡;
然后,每天吃姜糊,吃一次,
有10克的姜粉泥

以前很少运动,现在开始运动了;
他说,他开始能爬12层楼梯了,
开始慢慢运动起来了;

他刚来的时候,整个脸是黑色的,比较黑暗的;
调了三次以后,现在脸也开始红润了;

他的睡眠状态以前是没有那么好的,
现在你的睡眠状态怎么样呢?
还可以;
他现在晚上,也温敷来睡觉了;
他现在的这个耳后,这个枕骨,比以前改善了很多;

今天,发觉他的腹部很胀,很硬;
刚才帮他,已经处理他的腹部,按了他的腹部;
头已经按了,

我现在按推他的上下背部,看一下他的体伤

痛吗?有一点痛,可以接受吗?
前面有感觉吗?比刚才的反应好一点;
张医师,我们有什么地方要改善的?怎么做能更加好?

张医师:刚刚就手法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;
现在大家都有提升了,
而且整个动作看起来也比较松软;

那第二个,要提的就是:
他第一个,我们要处理患者先要建立一个基本准则:
就是他到底属于重症,还是轻症?
这两个先分;

我现在书本上说,
只要有体力虚弱病症,就是属重症;
没有,就是属轻症;

现在就是直接这样分:一个属重症,一个属轻症;
重症就是体力虚弱,轻症就是没有体力虚弱;

为什么要这样分?
就是你要先确定,到底是要先以按推为主,还是以热源为主?
这个要确立;

好像,你这样直接按推;
我就会认为,你可能把他断定为轻症,不是重症;
就是你直接解决体伤;

但是,从你刚刚一开始的叙述,
好像应该是以热源为主,按推为辅,我听起来是这样;

为什么?
因为,你说他痒时间很久了,从小时候;
然后,他只要天气一变化,他就会更痒;
如果是这样,我刚刚没有听错的化,
那天气变化就会更痒的化,那就代表他热能不足;

另外,还有一个,他眼皮好像会下垂,没有力量,
这个也是热能不足的现象;

所以,基于这几点,我的看法:
当然,体伤和热能不足一定都会有;
但是,如果有两者,偏向要分出重症跟轻症;
我会比较把他分成重症;

为什么?
因为,当天气变化,他会全身更痒,而且痒是全身性的;
那表示,他这个很明显,就是一个全身的热能不足;

还有一个局部,眼睑的部分,也是一样;
那个无力就是属重症的一个现象;
那这个也符合;
所以,这样看来,整个的处理应该是以热源为主,按推为辅;

那你现在做的是以按推
那刚刚又回到前面讲的,热源使用上:
他不能接受姜粉泥,因为太辣,太烫,他受不了;
所以,你用姜汤,

那这个就有意思了:
姜汤也是辣的,但他受的了;
姜粉泥,受不了;
那中间,表示他是在辣的程度上;

比如姜汤有分淡姜汤和浓姜汤,
你到底是用浓姜汤,还是淡姜汤?
这个刺激,也不一样;

然后,姜粉泥的制做也不一样;
姜粉泥,如果我们一般用,做到稠稠的这样涂;

但是你看我们在喝的时候,喝姜粉泥,
有时候可以做到很稠;
有时候可以做到很稀,就好像喝豆浆一样,一口气就可以喝完;
那很稠,你可能就要用汤匙一口一口的喝;

那如果像外用的化,更稠了;
因为太水的化,不容易搓干;
所以它又有分;

所以,到底你刚刚跟我讲的,
如果他可以接受姜;
只是那个程度,到底他能接受到什么程度?
以你的判断是姜汤;

但是,姜汤,
你又没有跟我讲,是比较浓的姜汤,还是比较稀的?
这是其一;
表示,这是他可以接受的;
那我们用到他的极限;可以试出来的;

比如说,你用姜粉泥的时候,你可能用很浓,所以他受不了;
那姜粉泥,我刚刚讲的,你也可以做的很稀,就像喝姜粉泥一样,
做的很稀的时候,其实做出来,也是水水的;
那这样说不定,他就可以接受;
而这样的接受,甚至浓度会比你的姜汤浓度那个,更辣一点;

所以,既然是确定他是热能不足,
好,那以病为师,以患者接受程度,
那这个是可以测试出来的;

所以,如果姜汤可以,到底是淡姜汤,还是浓姜汤?
如果姜汤可以,是否姜粉泥也可以?
只是它的浓淡的制作,
我们也可以用心调配,以患者为主;

那这样,如果姜粉泥,做到很淡:
就是水很多,姜粉很少,
那做出来,变好像水水的这样,那不就是跟姜汤一样;
而且,又可以搓背,可以舒缓;

姜汤,你怎么搓?
了解我的意思吧!
姜汤,你根本只是湿而已,没有滑的感觉啊;

所以这时候,因为我刚刚有看到,你视频在帮他按推腹部的时候,那个感觉上真的就是按推;
如果有姜粉泥,事实上,它还有带滑的动作,那个会更舒服;
但没有姜粉泥,如果只是很干的东西,或者只有姜汤的化,那个阻力就会变的很大;
那这样按下来,就会变局部的按推,这样的效果可能还没有达到姜粉泥;

甚至,你做水水的姜粉泥,起码都还比较有滑度;
你可以试试看,这样会不会提升它的疗效?
我在这一点,我是有这样的看法;
其他的,你按推的手法没有什么大问题;

但是,如果以我判定患者,
既然他是偏向于重症,而非轻症的化,
那重症是以热源为主,按推为辅,

那今天应该要展现的,
你说姜汤,这些我们应该是看看分怎么样把它快速的做出来?
因为,那个都很快;
姜粉你去微波,加水多一点,就稀了;
然后马上就变热热的,就可以搓了,这也是一个方法;
这是我的建议,可以试试看;

反正,法无定法,都以患者能接受为主;
我补充到这里

志工:张医师,我是看他是重症;
因为之前来,我们已经跟他,姜汤已经洗了好几次了;
我们一直用姜水,比较浓的姜水,帮他洗那个伤口;

他的腹部也试过,用姜泥帮按推他的腹部;
按推,他辣的很厉害;
尤其是干了以后,拨屑的时候,他整个人完全就崩溃了;
所以,我就马上用姜水把姜泥马上洗掉,然后再温敷,他才慢慢没有那么痒了;

现在,我们再帮他洗一次;
你看一下我们的姜汤,
姜汤是比较浓的姜汤,

张医师:好,这个一看就是姜粉泥,那个不是姜汤;
姜汤是熬煮而成的,有分浓姜汤;

你这个一看就知道,就是我说的姜粉泥制作的方式;
然后,那个姜粉泥是稀的姜粉泥了,
所以,你刚刚用的名相错误了;

这样,我就能够理解;
我的意思也是这样,你不如做稀稀的姜粉泥,
这样就可以涂了,这就对了;
我刚刚讲的就是这个意思;

志工:用这个姜粉泥水给他洗
张医师:以后,这个就不要作成姜汤,这个不是姜汤;
这个叫姜粉泥,比较稀的淡姜粉泥;
这样可以,这样用很好

志工:用这个灯,我们就一边照着灯;
然后,用这个洗面纸,然后慢慢的给他
然后,把他晒干了,
用吹筒再把他吹;

吹干了以后,
第二次姜水慢慢的清洗,热能进到里面去;

张医师:如果在擦的过程中,你是否可以用舒缓的动作,帮他稍微好像舒缓一下,肌肉的舒缓?
这样,应该热源比较好一点;这样热,才容易渗透进去,
你光这样吹,都还是停留在表层;

其实你擦湿了以后,那个纸也可以拿起来,这样按压也不会怎么样;
你就直接接触皮肤;
这样问患者,他能接受吗?
你问他看看;

对嘛,这样不就可以简化了嘛;
这样,就等于你是在涂姜粉泥呀!
不是在涂姜汤啊,
因为一看就知道,那这个也是在涂姜粉泥,
完全正确啊;

稀的姜粉泥,因为它兑浓的;
它会干掉,它会紧绷,他受不了;
那我们就用稀的嘛,这个可以变化,这样就对了;

然后,你一定要推;
如果不配合推的化,那个稀的姜粉泥一样停留在表层,
那个效果会差很多;

那你这样效果会比原来好很多;
你问患者,应该他会比原来舒服;
你可以问问看,你现在这样推

志工:他说,有一点点辣,但可以接受;
张医师:哦,这样好;
就是以他为极限,那这样就好了;

志工:他说,开始有发热的感觉了;
张医师:对,他对热是比较敏感的;
那如果你又配合按推,他那个热是可以更渗透到里层;
所以他那个热会停留比较久一点;对效果会比较好;

然后,他目前,他说可以比较接受,
那就是他的极限了;

所以,我说什么,
都是以测出患者能接受,
然后以他的极限;
那这样效果是最好的。

其实,你用卫生纸,然后沾湿再涂,也是一个方法;

因为它已经很稀了,你放在手,直接用手这样去擦拭,其实也可以了,就少掉一个程序了;
甚至倒在你的手里,然后湿湿的,对对对,就是这样;
直接下手了,因为它已经很湿了,
也没有像姜粉泥稠稠的,会沾他的皮肤;

你问问他,看这样,他能接受吗?
志工:可以吗?感觉怎么样?
他说,可以,感觉是发热的;

张医师:那这样就好了,只要他能接受就可以了,
那这样就省掉好多程序了;

 志工:我感觉,他那个热进去了;

张医师:一定要以皮肤接触对方皮肤,这种效果是最好的;
那这样才算是涂姜粉泥啊!

要不然,你撒,然后再吹干,
那个都不算,那个效果会差很多;

志工:那个一直按,就不用拨屑了吗?
张医师:这个就没有屑了,已经很湿了,
就没有姜粉泥结成干干的那种,就会很少;
所以,有没有拨,我看都没有关系,都滑滑的,

志工:干了以后,没有滑滑的,
张医师:你要拨一拨,让他皮肤搓热,也没关系;
但是也不是在拨屑了;
但是,你拨一拨看他,会不会更舒服?
你这样拨拨看看,看这样他舒服吗?
应该这样,也算是一个舒缓的动作;
你问问他看看,

志工:舒服吗?
还好;

张医师:如果没有特别舒服,就不用;
如果有比较舒服,就可以这样;
这样拨,舒服吗?

志工:这样拨,舒服吗?
还可以,
张医师:那就是有跟没有一样,那就算了;
因为,如果有姜粉泥干了,你再拨的化,会搓热;

志工:他说拨了以后,会更热
张医师:那就拨,那就摩擦生热;
那我觉得,这样建议还是要拨;
这样更热,更好;

志工:谢谢张医师:

Luna:台中办事处,他们也有一位患者要请问老师;

志工:这位志工,她目前的状况是食道逆流,很不舒服;
这一阵子,已经暴瘦了10公斤左右了;
礼拜一,她过来的时候,我有帮她姜泥敷背,然后再加上按推;
这样子,她说,不舒服的症状可以缓解;

然后,昨天没有按推,也没有敷姜泥,所以今天又开始不舒服;
刚才,我们已经帮她敷过背,然后按推;

今天是有再加上肚子敷姜泥的部分,我们已经敷肚子这样;

张医师:第一个,我先要评估的:
她第一个暴瘦;
我说,处理患者,第一个要先分清,他是重症,还是轻症?
这个先分;

那重症,就是有体力虚弱,就叫重症;
没有体力虚弱,就叫轻症,直接处理症状;

那重症,一定是以热源为主,按推为辅;
那如果我第一个听到你叙述说,她暴瘦,
第一个我就会考虑她热能不足;

如果我没有听你这样叙述,光从影像中,
我也会判她为热能不足;
因为,我从她的脸部,红红一片,不均匀的;
那我们说,面无光泽;
可以看得出来

是趴的引起的,还是怎样?
来不是这样,趴着引起的,这个就不算;

如果来,是这样,
就是好像红斑性狼疮,有这个一片一片,红红的,
那这个就不行;
那这个,我就会比较偏向于热能不足;

好,那如果这个是因为趴着,
而留下的印记,那个就关系;

一来的时候,我们就会问,
那刚刚她讲的,她暴瘦,就是这个症状;

那还有其他什么?
就是她说,胃食道逆流,
不舒服了,就是胃不舒服;
那胃不舒服,就是体伤嘛;

那一般体伤,如果说她体力很好,当然是以背部为主;

如果我们说,她暴瘦,
光这个暴瘦,一听,那就不用讲了,
那就属于热能不足,才会暴瘦;

所以,你的处理方式是对的:
就是一边涂姜粉泥,一边配合按推,那效果是最快的;
所以,你刚刚这些都已经做了嘛;

好,那患者这样做完,你可以舒服多久?

回应:那个胃,可以维持一天的效果;
张医师:那维持一天,这种效果应该非常明显了,已经算有效的治疗;

志工:因为,我觉得她虽然有暴瘦,
但是她的精神没有到很糟糕,我觉得她还可以;

张医师:不过,以暴瘦来讲,我还会比较倾向热能不足,因为她已经影响到身体的变化了;
所以,她已经有状的味道了;

那我们的体伤是感觉而已,只是感觉胃很不舒服;
但是,她从形体上也看出,她那个暴瘦,整个功能已经影响到身体;
那这个身体要恢复,一定要有充足的热能去推动,组织器官维持正常运作;

所以,这时候,只要一听到暴瘦,我会考虑,
就好像听到人说,我精神不好,
或是体力不好,
这样的意思是一样的;
我就会以热源为主,按推为辅;

所以,在处理这样,
包括涂姜粉泥,按推,
能维持一天,我觉得这样效果就算很好了,
如果以重症来讲;

那她要注意的就是,
就是患者要注意的是,她可能要配合;
因为只要到重症,就要配合心情,

为什么会消化不良?
是不是情绪太紧绷?压力太大啊?
这些,她要自己去反思了;
现在不跟我们讲,也没关系;

我只是说,如果遇到这样患者,
那这个胃不舒服,又暴瘦:
第一个情绪要考虑,
然后再来,叫她要加强运动,
然后不要熬夜,
要充分休息,这类的,
如果再配合,这样效果就应该很好;

志工:因为运动,她说,她脚会痛;
那等一下,我帮她处理;

患者:走久一点的化,会痛;或是站久一点,也会痛;
然后,脚底下会麻;麻是因为脊椎压迫到神经。

张医师:她有学过原始点;
但还是认为脊椎压迫,引起到脚底;

脊椎压迫一般不会影响到脚底,
因为还是我们的一些大开关,脚踝的大开关;
这些,先帮她按按看,
然后,也可以一边按;

我上次去香港,最后教四肢,
最好还是在整脊床,
然后配合姜粉泥,把它直接推进去,用腕骨,
这样推进去,它松了,脚底应该也会松掉;
然后,她就可以运动;

因为,不运动,不行啊,
到暴瘦的时候,我觉得就是把她归类为重症的化,
她一定要运动,
然后心态,
这几种配合;
这样才会快速
那我确定整个的处理,应该是有效的;

表示有效的意思是说,处理的人没什么问题,所以才能够维持一天;
那至于她本身,如果要好的更快的化,甚至要这个疗效更显现,
她自己本身还要有一点努力,那就是配合运动,还要心情,这些来改善,大概就是这样;

因为,你已经涂过了,我就不再,
我也没有看到手法,如果有看到,我就会说,这个手法到底还可以哪里加强;
好像,刚刚香港他们在转,有一些动作要修正;

那听你的结果,你又可以让她维持疗效一天,
那我看应该八九不离十,手法也应该有一定程度了,
如果这样听起来,都没有什么大问题;

这样可以吗?那看看学员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?
患者:医生说我肠胃吸收水分功能不佳,所以我经常会便秘;
因为我还没有来这边之前,我都会去看中医;
因为便秘的关系,我请中医师帮我加软便剂;
所以,我靠着吃药;
然后,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,我会按摩肚子,帮助排便这样子;
所以,每天都有帮助排便;
如果没有吃药的化,也许就没有这么顺利;

张医师:就这一点,我建议:
其实中医,如果开出软便剂的化,
大部分会开出一些像大黄,硭硝了,这一类的加一点点,它就可以让大便稍微顺畅;
但以原始点的角度来看,这些药还是偏寒冷居多了;

所以我觉得,如果要达到一劳永逸,
刚刚讲的配合运动,让整个代谢功能会变好;
然后,加强腹部的按推,
甚至臀部这些,都可以按推;

那涂姜粉泥,一边涂,一边按推,让热源渗透进去;
然后,再来,提醒一下内热源,
内热源很重要,就是喝姜粉泥;
我们现在每一餐都要喝10克,她也可以喝,
如果有这样喝,她整个代谢功能一定会变化,

我相信这个问题,就可以自己完成了;
也不用再考虑中医讲的话,或西医讲的那些话,这个都不重要;
那些功能,其实以原始点角度看,所有问题都是体伤跟热能不足;
这样解决,我认为就可以达到一劳永逸;


Luna:刚刚香港说,有一个患者要补充请教一下老师
志工:老师,我想请教一下:
我今天调的,她是因为内风湿关节已经16年了,在这里调理了差不多有3个月的时间;
她手跟脚的关节,以前来的时候,是红肿的;
现在情况已经改善;

她现在最主要的问题,就是她经常头晕;
每次调理的时候,做完,她就比较好一点;
可是第二天,她又会觉得头晕,不舒服,  

还有就是她的颈椎,西医诊断就是有一些骨质疏松;
她很抗拒,我们帮她按推颈椎的时候,她很担心颈椎不舒服;

之前,她的体力是很虚弱的;
我们帮她按推了一段时间;
后来,她的体力改善了;
我们就要求她趴在床上,给她调理;

可是,趴在床上的时候,她很担心,她颈椎的问题,她头晕的问题;
所以,我们跟她比较解释了,
因为她的体伤在头部,所以头部,趴在床上的按推,是可以解症的;
我们也是由轻到重帮她调理;

可是她还是很担心,
因为调理了就觉得舒服,回到家;
  • 她的症状又来了;

所以,还有她的耳屎,
就是她不敢趴下的原因,也是怕那个耳屎;
一把头趴下,她怕那个耳屎掉下来,就头晕;
其实,她的体伤头部也是挺严重;
可是,她心里的关口比较矛盾,
所以,我们跟她解释,她也没有信心;

所以,我们想请教老师,她心里可能比较担心西医的诊断;
所以,我们按原始点的理论,想请老师,跟你解释一下,好吗?

张医师:她要问的这些问题,我就以原始点角度来跟她回答了;
第一个,你检查有骨质疏松,
那是西医的检查,我们尊重;

那对原始点来讲,那个骨质疏松有没有检查,
对我们的按推一点都不影响;

因为怎么样呢?
因为,如果手法不好,你即便没有骨质疏松,然后大力按压,也可能受伤;
那也有人,按的大力,骨头也有断掉,骨折也有可能;
什么都有可能;

所以,原始点第一个会告诉志工,就是手法很重要;
不能用手的蛮力,一定要以患者能接受的程度;

也就是他们在按推的时候,
如果你觉得已经很痛了,那代表怎么样?
那个痛,你已经感受到;
你就可以跟按推的人讲,说我现在很痛;
那也是身体的保护机制,
原始点是用这样保护你的;
就是患者,他一定会反应;
如果太痛,他会提出说,这样太痛;
如果再按,那过重,可能就出问题;
这是来解决什么骨质疏松了,或是西医讲的你很脆弱;

如果我们的手法又很轻柔,
刚刚志工讲的,她是由轻而重,
那这个也没有问题;

所以,我看很多时候,很多老人家,那个骨头都比你还差;
来的时候,柱拐杖,然后弯腰驼背的;
我还是这样按推啊,也没有什么问题;

所以,只要你提出来,他们会特别小心;
但在按的过程中,他一定会跟你问,这样你能接受吗?
所以,这个,你不用担心;

既然,你去西医,你也不会担心西医;
那为什么来原始点,你反而担心那么多呢?
这个可能,你在心态上,可以稍微调整一下;

所以,可以放心的做了;
因为原始点也不只在推一些骨质疏松;
我刚刚给你讲,比你老,骨头别你差的,都处理过;
所以,只要大家细心;
然后,如果你过痛,你要反应,
这样就不会出事;

另外,第二个问题就是,
你刚刚提的,就是头转动的时候,你的耳屎会好像掉落下来,就容易头晕;
好,这可能是西医的一种讲法了;

但我讲的,西医的讲法,我们都尊重;
但原始点的理论,应该它的讲法不这样;
因为你之所以会头晕,一定有体伤和热能不足;
如果没有,你头部没有这些问题,它不可能头晕的;

那刚刚你已经讲了,你按推完,然后又温敷,
回去,差不多有一天会好;

那我问你,那这样说来,你一天耳屎都没有动吗?
如果,它还是在动,
那为什么这一天,他按完,处理完,你会比较好呢?
这样说不通了;

所以,可见,他帮你按的,又没有处理你的耳屎;
到目前,她也没有处理;
你又感觉舒服,
这已经很明确点出一点,你头晕就是体伤跟热源不足引起;
已经做出来给你看,

但是你还是停留在那个理论上;

所以,这样说来,当志工帮你做了,
有一天会改善,隔一天才会又复发的化,
我讲,只要有一天,这样的处理能够维持一天,
就是有效的处理了;
这种处理,已经算是有效了;

你看,即便西药,
有时候给你头晕的药,给你吃,几个小时有效,之后又复发了,也常见啊!

他能够让你一天,比那个疗效更持久啊,而且又没有副作用,
那我这样讲,就让你不要再担心了;

西医讲,你听听就好;
如果这样,会让你舒服,
那应该就确定了,你真的就是头部体伤跟热能不足引起;
那体伤,一定要按;

如果你一直担心,你的骨质酥松,这样你心里有挂碍,
然后,操作的人也会有压力,这样不大好;

我讲的,只要两者配合,不会出事的;
然后,再来,处理一段时间,你心情也没有那种压力,
其实修复体伤就会比较快,你头晕修复就会比较快;

我就这样的建议了,因为你的问题,
我听起来还是心理的问题居大

所以,就你这两个问题,我就回答到这里,可以吗?清楚了吗?

志工:老师,她说,她的颈椎第一,第二节,西医诊断松了,
所以西医建议不能动她的颈椎

张医师:那个颈椎,西医照出来
所以,你应该是对原始点完全不了解了;

西医检查出来,不管是颈椎太过狭窄,或是椎间盘突出,
这些都是西医的讲法;
甚至,他们有时候也会说,你颈椎长骨刺,会造成怎么样?
这一切的讲法,我刚刚已经讲了,我们都尊重;
但是,不是我们同意;
我说,我是尊重他的讲法;
但以原始点的角度,这些跟你没有关系;

比如,不要说你,我的腰椎早就弯曲了;
我的腿也没有像你们正常的腿一样,我的腿是长短腿呀,
我的骨盆也移位呀,
那我也没有关系;
他们要按推,要怎么样;
我常常趴着,给他们按;

有时候,他们要考试,都在我身上琢磨,
那我也不担心;

所以,一个人不可能说,你生下来,活到你这把年龄,
每节的骨头就完好如初了,就好像新鲜的了,都是正常的位置了,不可能的;
所以,有些都会跑掉,移位,
那些都没有关系;

然后,我们在按推,也不会去按推你的骨头,都是在按推你骨头旁边的筋;
所以,它跟骨头也没有关系;也不会伤到你的骨头;

所以,能不能按?
当然可以按;

甚至有患者,颈椎还开过刀的,还装钢钉的;
我还是按他的骨旁的筋,
还是按的到,还是有效啊,也没有出过问题,
何况你也没有那么严重;
所以,你的颈椎的问题,我就回答到这里;

志工:她耳后,她感觉有一条筋拉着她的肩膀,影响到她心脏会不舒服;
她的心脏有两条血管,堵塞了一半;

张医师:你刚刚又提一个问题,
现在不跟我谈骨头了,现在在跟我谈筋了,这就对了;
因为,骨头本身没有什么症状,那我们也不会去处理骨头;
那是西医认为骨头会怎么样?所以,他们讲骨头;

那既然,你也确定了是筋的问题,
那你现在又扯出一个血管的问题;

血管本身跟骨头一样,都不会有不舒服的了;
真正会让你不舒服,还是在筋啊!
包括你心脏觉得不舒服,那也是那个筋引起的;

这一部分,就是我们的志工正在帮你按推;
让你骨旁的筋松掉之后,
这些不舒服的症状就可以改善了;
所以,她已经在帮你解决你的问题了;

然后不是要骨头,我们就处理骨头,就像西医这样;
你血管有问题,我们就帮你开刀,然后再装血管支架,这一类的,
不是这样的处理;

我们就直接处理你的筋,
因为骨头本身也不会痛,血管本身也不会痛,
真正让你痛的是那个筋;
我们把筋解决了,你这些问题就可以获得解决;

志工:因为她体力虚弱,热能不够,
我们开始的时候,已经帮涂姜粉泥涂过了,温敷时间也够了;
我现在就开始做手法,请老师指导

张医师:应该是从侧面拍,这样我才能看到她的手;
然后,拍的人最好不要居高临下,最好是侧面;
我要看手跟脚的整体姿势;
这样就比较好一点;
比刚刚看的,比较全面了;

她现在已经按到颈椎了,刚刚枕骨已经按完;
你最后一点,手一定要再翻过来,手心向下;
最后一点,一定要手心向下;

刚刚拍的角度不好,你先不要翻,
你能不能从头快速的做一遍给我看?
好,这样,

志工:我先快速的做,

张医师:你那个脚能不能再站前面一点,对着她的头心?
你好像站的太后面了一点,这样太吃力,
现在这样做,会比较有力,

你这样是不是比较轻松一点?
回应:对

张医师:这样可以;
那另外一边,叫她头自己转,
最好你不要去弄她的头,
然后引导她自己弄过来
张医师:这样应该可以了。
 
原始点简体版

Copyright © 2016- All Rights Reserved.
-1 技术支持:荣尚网络